士突圈 写《天下黄河》的不知名作者(宏大壮阔,抗战背景同人文最佳,没有之一)

盾冬圈 纳兰妙殊的《爱与毒》《雪地的三个昼夜》(从语言到情节都很完善,挑不出毛病)

少包圈 宫九的《常胜》(笑点奇崛,冷幽默里冷不丁虐你一把)

胖球圈 长安删掉的坑.._:(´_`」 ∠):_ ...(文笔在我这么多年网文浏览量里也属顶级,无论去冷门或者热门哪个圈子里一写就肯定会引起注意被封神。但此人有三大特点注定不会大火,第一喜欢写粮食向感情线进入很慢,第二更新速度慢几乎全是坑,第三频繁爬墙,退圈必下狠手删文,连坑都删,新圈必改id)

戚顾圈 黯然销魂蛋的《边城荒月》(这个主要是因为长度和更新速...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 Mike Ross <Suits>

我很喜欢的太太评价蒋方舟对《洛丽塔》这本书的点评(“究竟是道德问题”)说她看重道而非美是错误的,认为作者究竟是要追寻小说之美。我不喜欢蒋方舟,很喜欢这位太太,但在这件事上与她却有点不同的认知,本来打了一段回复,结果太太大概看到很多人都评论不想引起争议就删了那条感想。引出我的感想却收不住,记一下吧。

首先,个人认为,多数网络作者,其实不等于小说家,甚至不等于作家,大部分只是“作者”,一部分甚至可能还只算得上“文字使用者”。所以这条是不适用于绝大多数网络作者的,不管他们有多大的野心,事实上,他们即使摆出支配笔下世界的姿态,却没办法完全掌控自己的笔,写出真正令自己冷眼旁观后仍旧满意的作品。这种情况...

“年轻时恋爱很重要,甚至有些人会觉得比命更重要,爱大于天。但慢慢会发现,人生更重要,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更重要。

什么是好的感情,就是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什么是更好的自己?就是更纯良的自己,更诚恳的、更磊落的自己。

这是人生中更重要的事情。”

生命有很多不堪的角落,人性有许多复杂的侧影,不能以简单的善恶对错来划分,可是总有一些东西,是放在四海普世皆公认的“美好”,譬如爱人之间对彼此真实的样子,磨合默契努力认真地过着人生,那些信任和支持,那些坦率的展现全部的自己,才是爱这种感情区别于“恋爱”的地方。

我一直认为虽然人人都能婚恋,却很少有人足够幸运可以拥有一份真正有厚度的爱情,因为恋爱只是荷尔蒙涌动的产物...

我要在首页永久珍藏!

Izumi-泉桑想成为腿毛:

♥八周年♥
      1207

终于赶上了呜呜呜呜呜
作业杀我啊——————
奇迹玄学打光,别在意别在意】
三弦姿势有zhao参zhe考hua【小声】

互换灵魂那里

其实他应该是看了镜头外的另一个人……吧

所以坏笑闹着玩,另一个明知故问他笑什么

明明正主当事人都一个故作淡定,一个融洽愉快,能做到当着人家的面秀恩爱,把对方放在比另一半更重要的位置,就像师父干爹一样

为什么就那么一秒钟,我还是感到了疼痛

像一阵阴云遮挡了原本灿烂的日头,那么短暂的

一秒的疼痛

天长地久

*AU架空与真人无关,请勿上升

*女性角色预警

*复健中,文笔坑爹,慎


你嘴边有一颗痣哎,女孩惊奇地边说边凑近,右边也有一颗。她伸出一根手指晃到他的下巴,指证似地要戳。他们相处的时日不算太长,尚在情感中不断发现特色与美好的进程,有些细节总需物理空间的变化才能察觉,一点小发现也足够激起雀跃。


尽管有过更近的距离,此刻骤然贴近的面孔和淡淡的脂粉香依旧使周航紧张,这动作自带微妙的既视感,令他下意识耸了脊背,几乎要抬起一惯阻拦的手。


迟了一点没拦住,情侣嘛,这等亲昵原是寻常事。


然而或许老派的戏曲录音听多了,在他脑海的某处大概也搁着一台年久失修的老式留声机。被这一抬手的动静...

月色太美,你太温柔
你的温柔美丽,给我太多欢喜

被你爱过还能为谁蠢动。

文写得稀烂,语言组织能力大概也就是幼儿园刚认识百八十个汉字的三岁小孩水平,靠乱打tag蹭热度想红,被人说了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副“我爱咋咋地你管不着”的垃圾人真的头一次见。怕是在生活中整天不受重视怨气憋太多了,可着劲儿在网上撒泼呢。

不过也是啊,现实中也不乏低素质的人,从高铁霸座的脑瘫到被老太太善意提醒一句小心摔车就拳脚相向的渣滓,垃圾人不分男女不分年龄,网上干坏事不犯法,可不是有人更跋扈了么?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芽光】苹果和没有刺的鱼

“但纵然宇宙浩瀚再难相见,你也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这是芽光最戳中我的地方。
这篇文太美了。

明月下山:

长且芜杂,感谢每一个读完的人。


🍎&🐟



1 / 7

© 霖澍 | Powered by LOFTER